青春期的手淫、客体和认同--李孟潮--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青春期的手淫、客体和认同--李孟潮

作者:风的笑声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年5月17日  浏览次数:1679次
我主要做成年人的治疗,青少年是不敢多碰的。
 每做一个青少年的治疗都让我觉得花尽心血,比作人格障碍还要困难。
 青少年治疗师的要求太高,自觉没这个本事。现在只是在做家庭治疗的时候偶尔接触到青少年,这方面临床经验不多。
 不过我对青少年倒是极感兴趣。因为我研究的方向是认同,而青春期的身份认同大概是心理发育中最重要的一个认同形式。
 一个人要想这辈子心理健康,成年后不找心理医生。青春期是人生最后一次的调整机会。一个人这个时期的问题没有及时处理,是铁定要得心理疾病的。
 其实我们做成人心理治疗的,治疗后期绝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处理患者青春期遗留下来的问题。
 在此只是简要谈谈青春期的心理状况及可能出现的问题。
1手淫
 青春期最重要的心理事件是什么?
 其实不是那些漂亮的心理学术语,什么自我哪,同一性哪等等。
 而是手淫。
 这是出于一个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物质决定意识。
 为什么说青春期是个充满危机的时期?这是有物质基础的。
 那便是这个时候各种激素尤其是性激素分泌比较旺盛。这时候青少年陷入了一个困境——其意识再也无法控制本能。就像刚出生的婴儿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
 发情的小猫小狗到处乱叫乱抓,这就相当于青春期的危机到来了,家里面开始乱作一团。
 我们人类把它们一阉割,这个世界就清静了、太平了。所以阉割是解决青春期危机最简单、最彻底的方法。
 不信大家回去把你们家那个青少年的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统统毁损,看看还有没有青春的困惑、烦恼,有没有代沟、同一性危机等等问题出现。
 当然了,我们大家都是人。不能这么残忍。
 出现了青春期的危机,让我们烦恼不已,恰恰说明我们生活在一个有人性的社会,应该为此庆幸。
 怕就怕连青春期危机都没有。
 一个性欲勃发的青少年最先出现的心情就是——委屈。
 他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不愿意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特别是性发育!
 我们现在成天叫嚣成长是多么美好,投射性地以为所有来做治疗的人都是愿意无怨无悔的成长。
 这其实很不“共情”。
 的确,每个人都愿意不付出任何代价、任何痛苦就成长起来,但是现实的成长必然要承受痛苦,所以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逃避成长。这一点弗罗姆在《逃避自由》中讲得很好。
 青少年和我们一样,他们不愿意长大,可是他们的身体不管他们的意愿,一个劲地长。他们也不愿意去学什么知识,可是社会要求他们必须有知识。
 你说他们委屈不委屈?委屈积累多了,就变成愤怒。在愤怒的推动下,他们才愿意离开父母温暖的家庭,去追求自由。
 正是愤怒让他们成长,所以孩子有点愤怒,做家长的应该高兴。
 青春期的爱是用来中和、压抑愤怒,不然它变得不可收拾的。
 爱是成长的动力,但不是唯一的成长动力,甚至不是主要的成长动力。爱和愤怒配合好,一个人成长的就不错。
 愤怒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压抑性欲。
 有很多男性青少年打架很厉害,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其实你和他一谈性,他就腼腆的不行。他的暴力主要是针对自己性欲愤怒。
 其实很多这样的青少年一旦开始谈恋爱,其暴力性就减少了。
 如果要他们不去打架,他们就要去做爱。
 可是做爱对青少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如果和自己心爱的人做,一是要有比较成熟的谈情说爱的技巧,二是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三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四要有一定的医学知识。总之像是打仗,一定要天时、地利、人和。
 如果随便找个性产业工作者帮忙,那也要有一定物质基础,还要懂门道,战胜自己的道德感,而且这还犯法。总之不容易。
 所以这个青少年不手淫是不行的。手淫是他唯一的在道德和本能、现实和欲望之间达到平衡的方式。
 我不是要鼓励手淫,而是建议我们要理解、接纳、尊重一个手淫的人。
 我们知道,只有极少数人不手淫。
 这极少数的人只可能有两种情况:
 第一,此人有病。要么身体有病,要么心理有病。更可能都有病。
 第二,此人是个超越者。历史上的高僧大德、神仙圣人的确是不手淫的,而且有些人功夫高,连淫念都断了。一般的修炼者,能够达到“身不漏”——不泄精——已经是很高的功夫了。比郭靖、杨过的功夫不知要高多少倍。要求中学生就达到这种境界是很苛刻的。
 一个会手淫的人,是一个学会了克制本能、学会了有意识的幻想、学会了延迟的人。一本儿童青少年精神病学的教材上甚至说手淫是心理发展的一个成就。这个道理在于,手淫者其实是有道德的,学会了使用符号(幻想)沟通的人。
 手淫的意义不在于生理上有多少变化,而在于手淫的时候伴随着很多的性幻想,也就是白日梦。这些性幻想每个时期的主题都不同,总的来说主要是口交、施虐-受虐、****等等。手淫的罪恶感主要是这些性幻想诱发的,而不是手淫本身。
 我经常问同道,谈性了没有?其实是要谈这些幻想,而在此过程中治疗师表示对这些幻想的接纳。
 不过千万不要随便去分析这些性幻想。
 而且谈性的时候要注意授权,便是让青少年们明白他们有权利、有能力做爱了,就像父母一样。当然,也要强调他们要对做爱的结果负责。之所以要说这一点,是因为青少年们对性的内疚感来自于另一个方面:他们觉得自己有和父母一样的权利,让他们不舒服。  
2自我的重构
 青少年学会了使用学习、锻炼、手淫等等方式来控制、调整自己的性欲后,他们这个时期发展的主题——自我的重构(Reorganization of the Self),也就是身份认同才浮出海面。
 自我的重组这个主题解决了,一个人也就成年了,有了稳定的******后手淫也就越来越少。
 如果一个成年人在*爱资源不缺乏的情况下,还是用手淫成为主要的性满足方式。那说明他可能还没有放弃很多的幻想,特别是自恋的幻想。从这个角度来说,“手淫有害论”又是有道理的,手淫的确会强化客体关系的退行,让人在一种不现实的性关系中存在。
 但是对成年人来说更有害的是明明有这些幼稚的幻想,又意识不到,不能把这些童年的利比多通过幻想转化,这样迟早会付诸行动,造成家庭的不稳定。
 FBI的Ressler和Douglas做过一个调查,发现很多性谋杀者犯罪者主要的满足性欲的方式就是手淫,可见成年手淫和心理病理的相关性。(Ressler, Burgess & Douglas, 1988)
 在青少年自我重构的过程中,很多有意思的现象会发生。
 一个现象就是很多青少年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对很多事情漫不经心。其实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极为严肃认真,他们会考虑很多哲学问题:我从哪里来,我要成为什么人等等。
 他们需要以一个即将成人的人的身份重新设定各种客体关系。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和父母的关系的重新定位。
 他们的反叛便是对自己和父母关系的一个测试。
 通过反叛他们要知道自己能够走多远,走到什么程度能够怎么回来。也就是说他们要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依赖性。
 他们对父母的愤怒,在家庭里面挑起一场场的冲突,都是在测试父母对自己独立性的接纳程度如何。
 遗憾的是,很多父母在这样的测试面前考试不及格。
 父母往往焦虑的不行,甚至崩溃。
 有的开始不断攻击自己的孩子,有的和孩子赌气不说话,有的哀求孩子不要闹了,有的拼命做好吃的东西去塞满孩子的胃,有的想方设法打着学习的名义控制孩子。
 看到父母的崩溃,青少年们不但不会兴高采烈,相反会惊恐万分、沮丧不已。
 他们可能就此消沉,也有可能更加暴怒不已。前者是停止自我成长,以便留在父母身边;后者是要不断验证一个幻想:我的父母是坚强无比的,他们能够离开我也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父母的反应,恰恰传递过来的潜意识信息是:孩子,离开了你我活不下去。
 这样的孩子自然没有心情去考取远在外地的重点大学或者飘洋过海去镀金。
 青少年父母的焦虑还有另外一个极为有特点的表现——嫉妒。
 有些父母会嫉妒孩子的自由,特别是性生活的自由,这里的意思不是说父母嫉妒孩子可以自由自在的做爱,而是嫉妒孩子可以自由选择未来的******。
 这时候父母和孩子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表现,如父母不断地监视自己的孩子在干什么,借着反对早恋来限制孩子和异性交往、告诉女孩子千万不要被占便宜等等。
 另外一种反向形成的父母是完全对孩子放任不管,完全放弃父母的监护权,潜在的鼓励孩子滥交、进出风月场所等等。我见到过有父亲带着到十几岁女儿去看脱衣舞的,也有父母默许让高中生把异性同学带回家留宿的。
 这种放任不管的“性自由”教育不但不会让孩子健康成长,相反造成了更大的问题。如受到****诱惑的女儿很可能对自己的男朋友不断提出过高的道德要求,青春美好的初恋往往变成施虐-受虐的道德考验。(Marans,S. &Cohen, D. J. 2002)
 说到这里,我们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即青少年家庭中的投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