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咨询中成长--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从咨询中成长

作者:本站  来源:寒星小雨  发布时间:2013年5月8日  浏览次数:2051次
 
求助者:小雪(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以下采用化名,当事人求助资料已做处理)
咨询机构:重庆欣阳心理咨询中心
 
小雪是一个因恐惧和愤怒别人(某行为)而来的求助者,九年来,小雪辗转全国各地的咨询机构寻求咨询,也参加了国内有名的大师的家排,催眠等课程体验。然而她感觉到这些年钱花了不少,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在第一次咨询前,我们仍然了解了咨询设置,评估需要二到三个疗程的咨询,小雪同意先进行一个疗程再说。然后进行咨询。
或许是我从未接触这么“持久、严重障碍”的个案,所以我当时内心还特地清空了一下自己,我把老师的话又记了一遍:全然地投入到咨询中。
小雪从咨询室出来后,徐老师和小雪聊了聊,询问咨询的感受等(我也很关心这一点,想从小雪那里了解我们的咨询对她来说是否有所帮助)。小雪反馈很好,感觉咨询很贴近,说她感觉我们的咨询与其他老师的咨询都不同。同时她也感觉又看到一些以前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对于第一次咨询,我们双方都是满意的,甚至很坚信是完全可以持续咨询下去直到问题解决。
第二次咨询小雪感觉又看清一些问题。结束咨询时反馈也挺好。在第二次面询的后一天,小雪说自己来回一趟车费就要四百块(需要人陪同),太费钱,希望以后能网络咨询。
接下来的二次文字咨询(每次一小时)对问题的解决并没有多大的进展,双方都感觉一小时能交流的信息少,感觉这样的咨询没什么效果。建议面询。小雪考虑到费用问题,说再坚持一次网络咨询。第三次咨询时交流到了关于咨询设置,如咨询外不探讨咨询话题,按咨询时间进行安排咨询等,小雪有些愤怒的情绪,认为这些设置对她有太大的约束,认为自己有话时就想聊聊,到了咨询时这些话不一定还记得。当我们谈到,在咨询中再去探讨咨询设置给她的感受和她的问题的一些相似之处时,小雪认为不愿意用自己花钱购买的时间来交流咨询的设置的问题。咨询结束时,小雪表达了希望连续一次咨询二小时,经过交流探讨,我同意了这样的咨询时间。
第四次的文字交流,小雪迟到了二分钟发信息。她问我,是否求助的人不主动发信息,我们都是在等着,不主动。我告诉她若我有提醒过咨询的时间设置,并且第一次我会提醒,以后就不一定会再提醒或是会间隔时间长一些再提醒。小雪表达:没有人情味,不想和这样的咨询师交流下去。然后没有再说话。我告诉对方,说,或是不说,我都在这里,这段时间,都是咨询时间。然后对方开始表达自己的生气,愤怒,对咨询设置的不接受,对咨询师在咨询设置上不通情达理方面的不满。认为自己是病人,有病,所以才需要照顾,需要理解等等。最后很坚持要求退费。我同意了。
我表达了我对于我们咨询的感受,以及挫败感,以及对于这样情况的个案,从面询到网络咨询的不同的感受等等。后来小雪回复了一些话,我感觉到,那也是咨询带来的帮助。尽管咨询关系已经结束。
 
“我从一开始,可能就犯了一个错误。我对心理咨询师抱有的希望太大了,我认为心理咨询师是最能了解和理解当事人的心理困惑的,一定能对症下药似的给当事人提供建议与方法。但是我没想到,最后我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就像你说的那样你们咨询师不可能直接给予当事人建议与方法,当事人的困惑和问题他自己最清楚,他会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做。而我的这些情况,又不是两天三天就能调整改变好的,我需要时间去慢慢做......也许面询的效果是比网络好得多,但是我要达到每周去重庆找你们面询的条件,我想我不可能具备。现在时间和地方对我来说,都是不现实的情况。所以我还是选择不找你们做咨询了。感谢你,是你教会了我认识自己,这些东西......让我自己去努力改变我自己吧.这需要我自己的时间。
......就像你说的,说再多也没用,都得用于生活。我是在生活中缺乏自己独立自主的锻炼,就让我在自己的生活中去慢慢实践去锻炼自己,体会人生,认识自己吧。谢谢你。
 
......我不依赖于咨询,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现在需要努力做的事情就是信任自己,增加自己的自信,然后面对生活。”
 
 
在这个咨询中,我看到了一些可能被我忽略的问题。尽管每个咨询在开始时我都会和对方谈什么是咨询以及咨询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是我们在咨询中,彼此都积极思考,感受自己并努力往自己的内在探索等等。然而,对于小雪的咨询,我感觉到更需要强调这些,为何九年来咨询都没有帮助到她,全国各地的咨询中心找了无数,是什么原因这些咨询都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呢。这一点我们没能更加深入地去探讨,在交流到这里时小雪评论:“这些咨询师都不行”,“讲道理”、“听我说好久,对方也没说什么,就这样没再继续”,当我提议探讨为何他们都不行的时候,小雪说,我不想说了,我现在和你做咨询,不想花时间去说那些没用的事。——我遵从了小雪的想法,期待以后再来探讨“没有用的事”。
或许,这恰是一个重要的需要探讨的内容,比如小雪是如何理解心理咨询,她对于这些没有用的咨询是怎么看的,是因为什么而没有感觉到作用,我们怎么才能做好咨询等等,探讨这些对我们的咨询又会有怎么样的帮助呢?
 
另一方面是咨询设置,比如时间限定,咨询外不探讨咨询以及不接受双重关系等等。小雪希望我有空能和她聊聊,而我表达我做不到有空就陪她聊,更无法随时都能在她想聊的时候我就回复,我需要有我的休息空间。
这些是需要在咨询前就了解清楚的,我们虽然在确定网络咨询前有了解,我感觉到有些信息也被忽略的感觉。当我求证于小雪自己的表达被忽略时,她回应,她还没来及得去看,因为她还在想前面的问题。
 
什么是同理呢。在这个咨询中,我是在同理对方,面询感觉还好,网络文字时,会感觉对方如一个厚重的防护罩保护着自己,在她自己编织的“问题原因”里一边往外奔,一边又把自己包裹得更紧时,我无法贴近对方,无法感同深受,无法寻找可以切入的话题深入下去并引导对方看问题。
有些问题,以网络的方式进行本就很局限,所以我也因此了解,有些情况的咨询是必须面询,一部分的心理问题可以通过网络咨询。
 
在后面的咨询时,我表达自己的无力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我另一边也有些担心和害怕。小雪已经九年来辗转太多机构,来到我中心时她已经表达没有信心再去找其他机构了,所以我担心我无力感的表达带给小雪无力和无助感,担心这个咨询中断,小雪不得不面对再次对咨询师失去信任和寻找下一位咨询师的情况。
我不知道我的担心是否多余,然而,经过这个个案,我看到了我在咨询前的准备工作的不足,在咨询后期我的担心,这都是我需要学习和成长的地方。
 
后记:和小雪在此文将发表之前,征求小雪的同意时,有了一次交流,双方都很感谢这次相遇,虽然咨询结束,问题还没有解决,但我们已经对咨询有了更深的认识,对彼此的工作,对自己的的状态有了更深的认识,彼此也从中收获很多。
 

成长心灵,健康生活。
咨询联系QQ:469332592
咨询预约电话:023-65418129

重庆欣阳心理咨询求助QQ群:105704118
咨询中心网址:http://www.xinyangxinli.com
咨询中心地址:重庆沙坪坝区沙正街(重庆大学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