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无人能懂(案例)--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我的世界无人能懂(案例)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3月18日  浏览次数:2895次

                             

                                   ——梦魂西域咨询案例 

    这是一个连续N次持续咨询的案例,咨询摘段记录,咨询细节未完全放入本文。所以,本文不够精细,比较笼统,只作一个分享,望理解。在此也感谢当事人,愿意将案例公开与大家分享。
    当事人(匿名),以下简称(当)。男,31岁,未婚。家人诉其精神分裂症,愈后来到咨询室,曾接受过10多次咨询,通过其他老师转介前来。
    当事人家人反馈:一次上班途中,无故砸了某娱乐城的灯箱,被人扭住,然后胡言乱语。家人送入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抑郁症”,住院一个月后有所好转,出院。持续服药一年多。
    咨询师:梦魂西域。以下简称(梦)。所属机构:重庆欣阳心理咨询中心。
    当事人:为保密,以下简称(当)         
    从当事人的表述中得知:他对现在的工作状态很无力,以前自己是个很优秀的人,换一个工作后,感觉业务不熟悉,但希望能做好,压力却很大。深入下去,当事人有这样的情结:以前工作优秀是因为有人帮助,现在没有人帮助自己。而由于同事们都比我年龄小,自己以前又很优秀,感觉抹不开面子去请教。还说自己一直有抑郁症,所以,工作做不好。

    交谈中,当事人谈到自己被监视。
    梦:谁在监视你?
    当:是老天爷。
    梦:我很好奇:老天爷为什么要监视你呢?
    当:因为我知道太多秘密,这个秘密一旦公开社会会大乱。
    梦:哇,这可是很大的一个秘密啊,可以给我讲讲么?
    当:关于国家的秘密,如果一旦公开,社会会乱,所以,老天爷要监视着自己。
    梦:当你说到这些时,有何感受?
    当:我感到恐惧、害怕,身体会紧绷。
    梦:大声说出自己的恐惧害怕。
    当事人大声说:我恐惧,我害怕……害怕被监视,害怕老天爷降罪惩罚自己,会折磨自己。(当事人哭泣,咨询师给予时间等待)  
    梦:说出来后,现在感觉怎样?
    当:身体放松很多,心里没有那么憋了,但害怕还是有,没有以前强烈。
    梦:嗯,身体放松些,心里也不那么憋了。害怕也变弱了,现在能看清这个害怕在身体的位置?大小颜色形状是怎么样的?
    当:看清了,在心脏那里,锈色的,像个梨子形状,但要比梨大三倍左右 
    梦:你现在看着它,想对它说点什么么?
    当:我想让你离去。
    梦:你说想让它离去,它的反应是什么?
    当:它说,谁叫你知道太多秘密,所以我就来你这里了。
    梦:它说自己知道太多秘密,所以才来你这里。
    当:嗯,是这些秘密让自己恐惧。
    梦:这些秘密让自己恐惧,我很奇怪啊,你是怎么得到这些秘密的呢?
    当:都来自我****外国的一些网站对中国的评论,也来自某本权威的书上曾有说过。
    梦:你是怎么能确定这些网站、权威以及书籍作者们的真实性的呢?
这时当事人陷入深深地沉默,我等待很长一段时间后问:这刻你想到了什么?
    当:好像也不能确定别人的是否就是真实的,这些都来自他们自己的看法,如果他们看不惯谁或国家,就会用他们的言语攻击也是说不清楚的,这些语言文字是他们编造的也是说不清楚的,只为达成自己的目的。
    梦:为了打击对方,即使编一些文字都有可能,只为达成他们想要的结果,是这样吗?
    当:是的,是这样的。 
     
    当事人讲到小时候一个人睡一间房,半夜被雷声从梦中惊醒,看着床头的玻璃被一团火光(雷)打碎。妈妈说:‘做了坏事就要被雷击’‘不能讲人家的坏话’‘男孩哭就是懦弱’。小时候,很多时候就憋着,不敢讲出来。在咨询师陪伴下,处理了这里妈妈说的话带来的影响,以及未完成事件:小小的自己当时的紧绷害怕、无助与憋闷。然后看着小小的自己长大,拥抱自己,与小小的自己合二为一。然后一起去看看妈妈为什么这样说,而理解到妈妈。
    梦:现在你怎样看待过去那些话语以及事件?
    当:你一旦认定了什么是真的,就会执着进去。我现在不会在那么执着了,所谓的真相只是来自谁在看问题……自己害怕就是害怕,本来就小孩一个,即使现在长大成人了,承认自己害怕并不代表自己就不勇敢,不男人。本能而已,没有害怕只是装出来的,其实自己知道,装让自己很累。
    梦:嗯,好像都是来自各看问题的不同,有什么情绪感受就是什么,表达出来也不影响自己是个勇敢的男人。你这样说后,感觉怎样?
    当:很轻松,内心还是有害怕,但小了很多。
    梦:看着它小了很多,你现在还想做点什么?
    当:我现在想吹口气,就会让它灰飞烟灭。
    梦:好,那你先感受它,然后自己退后几步,让这个小小的害怕从身体抽离出来,让它停留在你刚才站的位置。
    当事人退后几步,表示可以看着前面的那个害怕。
    梦:那你吹气,看着它灰飞烟灭,完全消失后告诉我好么?
    当事人深深地吸气、吐气,连续几次后说:它们已经飞到宇宙外看不见了。
    梦:嗯,现在完全消失在宇宙外看不见了,现在你想对自己说点什么么?
    当:捡到封皮就是信,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梦:我感到有些埋怨自己,当我这样埋怨自己时,那个我会是怎样的反应?
    当:很无辜的表情。
    梦:你看着那个自己这样的无辜,想对这个无辜的自己说点什么?
    当:我想抱抱他(反手抱抱自己),我爱你,那些都已经过去,与现在的我无关。别执着自己看到的,也别执着别人看到或说的,其实都是在各自的世界看,每个人看到都不一定相同。
    梦:嗯嗯,我们都会经历一些事件,本能的害怕或都会有,以后你会怎么做?
    当:勇于承认自己的害怕,看清自己的害怕,不抵抗它就不会让自己难受。
    梦:好像也允许它们来或者去,只是要看清自己为何害怕?
    当:是的,以后允许它们,它们会来也会自然消失的。真正看清不过是害怕受到伤害或者死亡,其实这些都是未知,不能确定的。它来就来,你防不住的,不如好好活现在。
    梦:你这样说,让我突然想到一个词‘当下’。
当:是的,当下,只有现在,未来不可知,过去的已经过去,好好活好每个当下,不需要那么多在意,自己没有那么重要。

    当时那些信息在自己看来是正确的,又不敢向谁表达,那一夜他没睡好,第二天路过娱乐城时,他砸了灯箱,被人扭住。别人只听他胡言乱语,家人送到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梦:你说你砸了那里的灯箱。
    当:嗯,因为觉得里面有肮脏的秘密。
    梦:由于自己知道很多秘密又不能公开,感觉很憋,很愤怒,于是把愤怒转向了这个反正是肮脏的娱乐城灯箱来宣泄,不知我这样说是否理解到你?
    当:是的,是这样的。
    梦:这里你给我的感觉是容不得社会的阴暗与肮脏呢?
    当:是的,当时是这样。但现在看不全是肮脏阴暗的,只是自己得到的信息是这样,就认为每个娱乐城都这样。即使有肮脏,自己好像也无能无力。
    梦:以前觉得这样的地方是肮脏的,但现在看到不全是这样的。即使有,好像我们也只是无能为力,那我们能做有什么?
    当:做好自己就够了,世界太大,光明也有,阴暗也有,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改变,若这样做,只是徒劳与增加自己的苦恼。
    梦:嗯嗯……
    当:由于太过坚信自己看到的,说出来的话,别人都认为是胡说。(笑笑)其实他们也是在他们的世界看我……
    梦:嗯嗯,好像不在同一频道上。
    当:嗯,是的。现在我知道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角度看,所以得出的结论就不会相同,别期望相同,也别太执着于自己。

    梦:嗯嗯……那你现在怎么看待单位人际以及工作上的问题?
    当:都是自己在阻碍自己前进。也只有熟悉业务后,才能自若轻松,压力减少。
    梦:是啊,当我接触一个新的工作,不熟悉其中的业务,只有问别人。你一开始说:去问吧,那些同事年龄又比自己小,去问他们的话,好像是证明自己不行一样。但内心又渴望能熟悉并做好,自若轻松地工作,压力减少,那怎样才能做到这些呢?
    当:只有多问同事,我问他们,他们还是愿意帮助我的,只是我放不下面子。
    梦:好像这个面子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大帮助,而是阻拦着自己前进呢。
    当:是啊,只有放下面子去问,才能做到前进,,以前放不下,是因为觉得自己从前很优秀,因此怕人笑话或者看不起。
    梦:是啊,我以前这么优秀,现在却要去请教别人,而他们都比自己小,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很难得低下头。
    当:是啊。
    梦:从前你是怎么做的,可以那么优秀?
    当:是因为有人带,自己也喜欢那份工作。
    梦:嗯,因为有人带,自己也喜欢这份工作,所以就做得好。
    当:是的,现在换了工作业务也不熟悉,也没有人帮自己,就做得很吃力了。
    梦:是因为熟悉业务,轻松了会喜欢这工作,还是因为喜欢这工作而轻松?
    当:其实一旦熟悉业务了,就会轻松,轻松了,自己不这么累,也就会喜欢这份工作了。
    梦:只要摸熟悉了,就会轻松,也会喜欢上这工作。现在的工作,关键是自己没有熟悉,那我们继续看看有什么好的方法让自己熟悉起来,好么?
    当:还不是只有多问,多请教别人啊。
    梦:嗯,多问。要是一个曾经很优秀的人来请教你,你会怎么看他?
    当:我会觉得他很谦虚,很上进。
    梦:哦?
    当:以前放不下,是因为觉得自己曾经很优秀,因此怕人笑话或者看不起。
    梦:我听到你现在改了一个词“以前”,但我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现在你是怎么看待的?
    当:我有些醒悟了,其实那些都是自己在认为,不见得别人也会这样看我的。那些都是以前,现在自己不这么看了。
    梦:是啊,那些都是以前,已经过去。但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一开始会认定别人瞧不起自己呢,这些认为最开始来自哪里?
    当:来自从小父母以及学校的教育,他们总认为做一个优秀的人,做事就一定要做好,才能得到别人的欣赏。所以,我也就见不得那些肮脏的,不道德的事物,也才会出现砸灯箱的事。
    梦:是由于教育的影响导致自己现在这样看待事物,你做不好他们会怎样说?
    当:他们会给我压力,或是否定我的努力,这也造成我对自我的过高要求。
    梦:现在你讲到这些,有怎样的感受?
    当:我还是有些难过,很委屈,很累……
    在这里处理了当事人的情绪,以及过去未完成事件……
    梦:回到当下,你现在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当:因为自己内在有太多的不允许,不接受,带着批判看世界。后来出现砸灯箱的愤怒,不过是过去吸收的东西一点点堆积起来,然后爆满了,不得已控制不住了才发泄出去。
    梦:好像也能理解当时自己的行为,现在你会怎么看待自己?
    当:不再执着于我……我总是在逃避。
    梦:我不是很明白你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我总是在逃避”,你可以解释一下么?
    当:我一直在告知别人,不是我做不好,是因为我有病,我有抑郁症……
    梦:嗯嗯,只有这样才有正大光明的借口。
    当:是的。
    梦:好像这个病也不全部是坏事,它还可以给我遮挡呢。
    当笑笑:是哈
    梦:那你想对它说点什么么?
    当:感谢你曾经给我的帮助,现在我不需要了,你可以离去,谢谢。
    梦:你想对自己说点什么么?
    当:别人怎么看不重要,关键是自己怎么看自己,自己的人生把握在自己手上,不会因为别人怎么看而放弃自己要走的路。
    注: 在这里我们交流了未来可能出现的种种阻碍与困扰,探讨如何面对与处理,从而让咨询的谈话作用于生活。

    梦:现在老天爷还在监视你吗?
    当:不会了,我并不重要,这只是我看的问题,也只是我以为的真相,既然只是自己看的问题,那么老天爷也没有监视我的必要了。
    梦:现在你感受自己,身体以及内心的变化。
    当:感到从未有的轻松,我不会再那样执着啦,也不会再逃避了。
    梦:嗯,可以面对了。(正向话语)
    当:是的,敢于面对了。该面对的该担当的还得担当起来,别用身体或其他理由做挡箭牌,做借口,这样会伤害自己。
   
    梦:嗯,从我们第一次谈话到现在,你的收获是什么?
    当:一旦自己选择逃避,有些负面的东西就会满足自己,形成阻碍。当真的面对时,其实没有想象的难,不过是自己以为。把自己内在的感受与想法表达出来,这也是我至今没有结婚的原因,因为,我害怕拒绝。现在,我会勇敢地表达自己,别人怎么回应取决于她,起码,我对得起自己。
    梦:自己至今单身也跟自己不敢表达有关,看来现在这些都已经不是问题了。我个人是这样看:一切不伤害他人即为道德,当我这样做的时候,也站在对方的角度看看,尊重他人的态度,因为他要在他的角度看问题。在这里,我是不是可以多一些这样的理解?
    当:是的,老师,你说出了我没完全表达清楚的,让我更清晰一些。
    梦;我这样说后让你感到更清晰一些,你还有什么想表达的么。

    当:其实老师,说到害怕,最大最终无非就是害怕死亡。而死亡又不能预知,生活中随时随地都是出生与死亡,就是我才说的话一说完它就死了,然后我再说下一句又生了。生即死,死即生。
    梦:好像生死随时都在,并且不断轮回变化。
    当:是,随时都在,生与死是一对双胞胎,既然无可掌控,也不可预知,当下活着就是好的。如果期望下一刻,就做好当下这刻。
    梦:给我感觉你看透生死一般……
    当:是的,何为生,何为死,生死相伴。既然像我说的话一样生了会死,死了会生。上一句话的死决定下一句话的生,那就好好过我今生吧,而今生也未知,就只有我与你谈话这刻才存在。这一生跟我说的这一句一样,决定了下一句话的出生,若可当下看到,也能不受上句话的影响,变成另一句话。
    注:这里有一些交流,话题比较深,跟着当事人走,促使他不断向内探索。然后主要探讨:怎样去生活中践行。最后一句:活在当下!
    

    梦:是啊,未来的路有很多未知,不断觉察当下自己的行为与想法,分清什么是我想要的与我能做的事,是哪些东西在阻碍我前行,是我自己认为的还是真的如此。记得是我与你在一起,我们在一起。
    当:感谢过往,带给自己的觉悟,让我在今后的日子能有力量自如应对,不是因为这些经历,我还稀里糊涂呢。谢谢徐老师,在未来的日子,我会记得:你与我在一起……
    注:这里花点时间用到能量补充,让当事人能在一瞬间把这个力量找到并提升出来。
    梦:谢谢你的信任,谢谢你带来的问题也带来解决问题的资源,让我们有缘相识。你带给我一些感悟就是:不执着于我,多问,才能轻松上路。面子会阻碍人进步,也只是自己在看,别人不见得也这样看。当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不要面子,我们会有勇气能做很多。直面问题,才不会是问题。生死如影随形,活在当下。
    梦魂西域咨询师小结:精分愈后辅助心理咨询,不能太过催眠,当事人内在比较脆弱,下药太猛或造成当事人崩溃。精神卫生法出台,这样的咨询我们今后或有为难处。
    由于当事人的世界无人能懂,也不能向人倾诉,而使负面信息不断堆积形成强化。作为一个咨询师就在当事人的世界里,与之同步,感受体会着他的世界。当事人只有感受到有人关注我,又有人懂我、安全的前提下,才会打开心门走向深处。咨询师做到‘有我’与‘无我’的转换,带着“无知”“好奇”,才能促使当事人不断向内探索,而得“渔”。
咨询师相信当事人带着问题来,也带来了解决问题的资源,相信每个生命都有向上的意愿以及自愈的能力。最后的超越广度深度,取决于当事人自己的探索,我只一路陪同。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咨询中贴一个什么症的标签给当事人的作用是什么?权威也让我们深信不疑,而使其产生心理困扰,这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