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身体去爱的女孩--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用身体去爱的女孩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9月11日  浏览次数:2803次
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咨询案例:用身体去爱的女孩 

爸爸是不苟言笑的人,在我的幼年的记忆里,从不曾被爸爸抱过,亲过,甚至没有和爸爸牵过手。妈妈是个压抑和满嘴怨言的妇人,幼年最深的记忆就是爸爸和妈妈吵架,而我从最初的害怕,到后来远远的看着,诅咒他们离婚或死去。
在这样的家庭里,我生长得多愁善感,沉默和叛逆,可想而知,我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然而到高二暑假时,我似乎突然明白了我想要走出这刀来剑去的家,唯一的方式就是考到外地的学校。
最终考出去了,虽然不是理想的大学,然而这对我来说,是完全的自由。

大学开学没多久,宿舍的姑娘们一个接一个地上演恋爱故事。我望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发现我根本没有资本去恋爱。可是我是多么的渴望啊,这让我很沮丧,很泄气,我感觉我的天空很暗淡。
孤单的我在没有课的时候,或是周末去网吧,那真是另一个世界,我如鱼得水般畅游在网络里,从聊天室到论坛,活跃的我渐渐吸引了一些围观的人,其中不乏有一些同龄同城的异性,有本校其他系的男生,也有其他学校的。

一个男生频繁的和我聊天,我体会到了被关注,被重视的感觉,很美好,很欣喜。他发出邀请见面,我立即就答应,然后我们开始约会。我们在食堂吃饭,我们去公园,我们去看电影,他在我耳边说他喜欢我,问我爱不爱他, 我说我也喜欢你。我内心从不曾去想,这个男孩,我对他什么都不了解,我只知道我需要男朋友,我需要被爱着。心里常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有足够的钱打扮自己,我没有好的身材,没有时尚的衣服,我甚至没有 甜美的笑容,我不知道我用什么去留住一个男孩子在我的身边,这个主动走到我身边的异性。 我被动地被他牵了手,我被动地被他吻了嘴唇,直到他提出去KF,我避开了他的目光点了点头。

这是我唯一可以给他最宝贵的,我希望他知道我多么需要他。每个周末我们都去KF,看到他兴奋地做着动作,满足地停下运动的时候,我感觉我给得多么值得。然而我们的关系持续了不到半年,他来找我的时间少了,有时我去找他,他有诸多借口不能接待我,我也不愿低下头常去找他,直倒有一天他说算了。

我哭着回到宿舍,姑娘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早就给你说了这个人不可靠,你听不进去,分手是早晚的事情,现在这个结局我们每个人都比你清楚,我望着她们,仿佛第一次听他们这样说起。他们还在继续说没有什么可伤心的,然后各自忙自己的事。
没多久第二个男生走近我,他问候我早餐吃什么,午餐花多少钱吃什么菜,他问我喜欢什么牌子的牙膏,问我有我什么爱好。我感觉到这么细致入微的关心,心里满满的幸福。我们见面的当晚就KF了,他说我很丰满,他很喜欢。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很好。
此后他再也不曾出现。不接收我的任何联系。

那之后,我的整个大学生涯,断断续续地开始新的恋情,然后又迅速地结束,我一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直到毕业几年后,我才发现,这些所谓的恋情,也许根本称不上是恋情,而只是一种性游戏,追求,得到,结束,不断地重复这样的故事。
我回顾着那几年,我如同妓女,不收费的妓女,打着恋爱的名义走近我的男人,一个又一个,上了床后不久,然后离开。而我,还在傻傻地,不断地在一段新的关系中,想要用身体去留住他,那是我唯一可以拿去给他证明我的爱的东西。

我曾怀疑我是不是本性就是下贱的,可是我又否定这样的想法,我只是想要留住这些男人,因为他们在得到我之前,真的很贴心地关心我,对我嘘寒问暖,那让我感觉到很珍贵,我一直想保留住这样的关怀,我很需要他们对我的好,哪怕他们只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而做出虚假的关心与呵护。
我看着自己,毕业后我一边渴望着再有异性走近我,一边又那么害怕我不能留住他们,我从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他们,直到我因为接受心理咨询而重新认识自己,重新来看待幼年的缺失,重新认识父母对我的付出,重新认识自己的需要。
曾憎恨父母,认为是他们没有给我足够的爱与安全感,才造成我这样的伤害,而经过咨询,我看到父母给予了我他们能够给予的全部,他们用他们的方式全心的爱着我,只是我关闭了接收的通道,我片面地认为他们不曾给予我。
我也因为心理咨询而学习和了解爱,认识爱,知道我还有更宝贵的真正的爱可以给予,那是我以前不曾认识的领域,这之后,我开始重新体验真实的爱与被爱,学习生活。我想,心理咨询带给我的,不只是我对自己经历的理解,更是我生命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