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阴暗面--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我们的阴暗面

作者:本站  来源:Blandine Gorsjean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4日  浏览次数:1796次

  我们这里所说的阴暗面在心理学上被称为“阴影自我”(shadow self),由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Jung)提出。他的理论以“集体无意识”为基础,也就是每个人都有的特质,阴影自我就是其一,是我们精神中的一种动物本能。我们不自觉地隐藏这一面,与我们的人格面具(我们想要向他人展示的一面)刚好相对。同时,阴影自我是与我们的求生本能相关联的,当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时,它就会出现。

  内心的“阴影”

  32岁的会计Julie最近被自己性格中富于攻击性的一面所困扰:“那个平日总是彬彬有礼的‘我’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出言不逊、挑起争端的陌生人。事后我总是把这些情况归咎于醉酒和压力,我从来不敢去想:这可能就是我的真面目。”

  精神分析心理学家安•克斯门特(Ann Casement)博士充分理解这种恐惧:“要接受自己的阴暗面,就要首先承认自己是不完美的。这可能是一种很大的打击,它意味着要接受自己不受人喜欢、不适合社交的一面。”

  但是,如果阴暗面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朋友呢?如果接受阴暗面可以使我们开发自己的潜质、进一步了解自我呢?

  长久以来,人们总是把“阴影自我”与“性格阴暗”画上等号。英国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Liverpool JohnMoores University,LJM)的心理学高级讲师迈克•丹尼斯(Michael Daniels)博士就很想纠正这一误解:“其实阴影自我也会带来一些好处,只是受到限**,没有表现出来。”丹尼斯解释说,从童年时期开始,我们就开始留意哪些事情是不被社会允许的,比如打架;哪些事情是不被家庭允许的,比如过于内向。于是我们学会了把这些不受欢迎的行为压抑到阴影自我里面,由于缺乏表达,这些行为就变成埋藏着的定时****,又像是随时准备出来捣乱的小淘气包。麦当娜也在分析自己成长经历的时候承认,严格的天主教家庭教育使她拥有了反叛意识强烈的阴影自我。

  Julie认为,这一说法也可以解释她最近强烈的攻击性:“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所以一直都被家里人当作宝贝,他们希望我成为完美的公主,所以每次父亲和兄弟们嬉戏打闹的时候,我都不得不摆出一副乖巧文静的样子,尽管我也很喜欢运动,却不被允许参与。因为男孩子好动调皮是天经地义的,而女孩子却必须做到温柔、端庄。

  我希望得到父母的表扬,所以一直压**自己,直到我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我才发现自己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在课堂以及公众场合我是标准的模范学生,但和男朋友吵架的时候我就完全失控,我会尖叫、乱扔东西。事后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这么大的火气都是从哪里来的。”

  Julie的症状已经可以叫做“人格分裂”,当我们的精神不自觉地排斥某些想法或行为,并将它们集中成一个单独的人格(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受到排斥的人格会在情绪爆发的时候浮现,就会发生人格分裂,让人变得好像被鬼附身似的。

  阴影自我并不包含在我们的精神中,它是原始的、不协调的,有着自毁倾向。任何强烈的情感都可能成为阴影自我的触发器,比如愤怒、压抑、爱。酒精、药物等降低自**力的物质,也能够促使阴影自我浮现出来。荣格认为,它是我们的第二自我,会在我们处于震惊、迷惑、犹豫不决等状态时浮现出来,并掌控我们的行动。

  “阴影”也会投射

  36岁的教师Maxine在一个大家庭里长大,有着非常传统的价值观,当她发现好友与一位有妇之夫有染的时候怒不可遏:“我对她说‘你能偷她的老公,也就能偷我的老公。’后来我好友的外遇告终了,我们的友谊也无法恢复。”两年之后,Maxine自己也有了外遇,对方是她丈夫的一位朋友。“我觉得我的另一面突然爆发了,像中邪一样,把我吓坏了。”她终于意识到,当年斥责朋友容易,如今承认自己也是同道中人就难了。

  这便是阴影自我所导致的投射现象(projection),这是一种防御机制,会将我们的阴影自我投射到他人身上。我们有时候会觉得某个人特别难以共处,或者某个人的某些行为特别使人厌恶,而我们这样觉得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的阴影自我中也有同样的恼人特征。

  42岁的医疗保健经理Anna承认,她曾经将自己的阴影自我投射到一位同事身上。“她总是唠叨不停,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怎么看她都特别不顺眼。”

  后来Anna与丈夫关系不合,在婚姻咨询的过程中她发现了一些始料不及的事实。“我丈夫对我最大的不满是我经常吐苦水,不理会他的感受。我惊异地发现,我那位‘烦人’的同事在公司什么样,我在家里就是什么样。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学会了留心注意丈夫的需求,对我那位同事也耐心多了。”


  “阴影”是双刃剑

  我们并不能消灭阴影自我,但是我们可以进一步控制它,荣格学派心理分析师德尔•马德斯(Dale Mathers)博士说:“了解阴影自我之后,我知道自己将要作出哪种反应,于是我就能改变尚未作出的反应。”

  另外,许多书籍、戏剧以及电影,如《星球大战》等,都是在作者探索阴影自我的过程中诞生的。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畅销书作家,探索阴影自我总是件好事,我们可以寻找徘徊在“黑暗面”中的潜质,而不是活在恐惧当中。

  丹尼斯也认为直面阴影自我是有益的:“我们应该掌握自己的所有特质,如果有某个意识不到的层面,就无从谈到理解自我。我们应该把它融合到性格中去,否则它就是我们的桎梏,因为缺了它,我们只是半个人,是对自我的拙劣模仿而已。”

  亚特兰大荣格学会的专家把阴影自我比喻为肥料:又脏又臭,但是如果使用得当,可以让我们种出的花朵更好、更漂亮。所以,探索阴影自我非但没有危害,反而可以释放我们的潜质,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自己的本质。荣格说,意识到我们心里藏着这样一个对手,可以使人活得更谦卑、更充实。另外,如果要压制那些不想表露的阴暗面,要花费很大精力。学会接受阴影自我,还可以把这些精力省下来。

  Julie已经体会到接受阴影自我带来的好处:“现在我经常做运动,打一个小时网球之后,我的火气减小很多。在工作和人际交往上我也更有自信,敢于承认阴影自我是我的一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