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游戏--梦魂西域--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权威游戏--梦魂西域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15日  浏览次数:2091次
                                                文/梦魂西域
     前些日,在我地面的督导团队里出现了权威的争议,我让每个学员把当时的感受以及对权威的看法,作为作业写下来。我也是团队中的一员参与者,也需要写出这份作业。同时我也是团队的带领老师,我鼓励学员们,如果你们的老师表现太过过完美的话,可以对你们任何老师提出质疑,我们完全有理由有可能怀疑他隐藏着更大的阴影。
     我在团队里的工作,就是要把学员们在5天4夜集训中所学的理论与技能,用一年或更长时间来呈现与理论技能契合的实演。如果我只是能讲出理论,那么在众目睽睽的督导中,我的督导和咨询的实演必然会显露出有抄袭或者空泛的嫌疑。这对我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挑战,得如实地面对自己和他人。
    人无完人,学无止境,感谢团队中每个人给我的反馈,让我不断以此来完善和成长自己。同时,在这样的互动中,也促进这些可爱的伙伴们来更深地认识她们自己。这已经不只是我个人的路,或者只是学员们的路,这是我们一条共修的路!在这条路上,我务必坦诚,来影响着团队里的每个人诚实地面对她们自己!我们都做不到完美,但我们可以做到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作为师者的我有些地方甚至还没有大家透切,我就一边走一边学习着。
    在整个督导教学中,我时而温和,时而怒斥,时而柔软的爱,时而棒打的强势,也时而陪着流泪。所到之处,可谓势在破竹。学员们感慨:徐老师的咨询难学!我问:难学在哪里?难在我们怎么做人,难在执着的自我,以及对打破自我的恐惧。我说:我也有我的不足,你们不是要照搬我的,而是走出个人的独特性,你们完全可以超越我!
    法无定法,无法可依,一切法因缘而起。咨询是两个人一起共舞的一段人生,这段两人的舞蹈逐渐向外扩散,演变成在关系中的多人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不是我,我又是我。团队的伙伴们都知道,整个培训基本统合了各个流派,以及各个流派的技术,纵然这样却很难在我的督导实践中看到技术的痕迹。在我眼里,所有的都有的存在都有生命,而生命绝不是一种僵化的存在,生命就应该是这样灵动和流动!
    曾有学员要把我赶下神仙的位置,我问过她这其中的原因,她的答案是:看上去我太过完美和智慧,显出一种大爱的圣贤。虽然,她也意识到这跟她自身的问题息息相关,但我不禁要从中反问和觉察自己,并且大声地告诉她:我只是人,我也有众多的不足,有时我也会装13。我也知道,把自己架在高处摔下来的时候将会很疼很惨,但对于某些面向,我又是相当自信的,所以,在高处或者低处我都已无所谓着。
    再有一女学员问:徐老师,你喜欢漂亮的女人么,你会和她发生关系吗?我笑着回答:如果像你这样的,我会!我的回答一边是对她真实的赞美,一边在表达我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
    最近看见一些伙伴们出现身体的问题,昨晚我为此睡的不够好,我知道自己放不下这些过多的承担,有时我会形成对她们的‘干扰’,完全的没有尊重他人的选择。我一直研究身心治疗,她们某些问题在我这里或许有些清晰,但我却无能无力。我不能替代他人的选择,心疼着,也焦虑着辗转难眠。我就会思考,能不能写出一本书,尽量来诠释身心的问题多种因素结合,当然,书里更多要谈的是我们的意识如何跟症状的联系,以及如何认识‘我’的存在。这只是我的某些亲身体验与领悟,并不成熟,但也成了我昨晚的焦虑。
    从外面如果很难治愈,那么就往内里去吧。思考从来都很难解决深处的问题,有时还会是陷阱,所以这个过程不属于思考的。
    说了这么多,我只是要表达:你们有的问题,我或也有。问题本身不是多大的问题,对抗问题才成了大问题。所以,我们都有自己的问题没关系,但要学会不执着而觉知地回到当下。
    回到团队问题中,一般情况下我们容易把权威和强势联系在一起,但权威里不一定有强势,强势也不一定就是权威。就我个人而言某些时候是不够自信的,但我可以带着这个不自信做着,它并非洪水猛兽。很奇怪的是我的不够自信,在有些时候就丢了。在咨询中,在督导中,当我全身心投入的时候,已经无所谓自信和不自信。在此情此景的场域里,我的强势也会因这个场而出现,而不是我要它出现。其实,我也不知道该用强势或者温和,但它就这样出来了。貌似,耳边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就是这样’。然后,场在之前僵直绕圈圈的状态下,发生变化或松动,整个局势陡然一下扭转。我不能用文字来解释这个现象,但它确实就这样在我这里发生着。
    一旦我刻意需要表现得像个权威或偶像,必然是要掩盖我的某个不足,以期得到鲜花和掌声。有些权威或偶像,是因别人推动而成,如果痴迷于此,可能会刺激出膨胀。还有****的一种,假装谦和来维系自己在他人面前显得不权威。几者都很容易就迷失自己。当然,还有人能做到的是:你觉得我是权威,那我就是权威。你觉得我不是权威,我本来就不是权威。他已经不受外界多大干扰而左右,做自己就好,也很清楚自己这个做。
    从自我上来说,权威其实是我们都喜欢的,哪怕我们看上去很讨厌权威,因为那里面有种被人尊重的自我,和一种能控制一切的姿态。貌似我的权威能让人折服,这样的幻像,导致希望自己是权威而生出存在感价值感,但在权威面前我们很难做到自己是权威。我们并没有有意识讨厌权威的,我们要的不过是这个权威对我的肯定和认同等。
    只是我若觉得对方是高高在上的权威,就担心显得我渺小,或夹带着自己不被尊重和打压的情绪,并且在他那里看不到自己的存在。这样,我们就开始愤怒,因为有权威的存在,我自己的声音就会在他那里显得很小。
    而在我个人看来,最恼火的是权威没有了办法,但又不想失去权威的身份的时候,夹带愤怒的情绪就想控制对方,达成让对方假妥协和假认同。这种权威在亲子关系中很容易看到,这个时候,你看见小小的孩子就站在那里,不敢动弹,有时连眼泪都不可以流。孩子们也在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力量时,对抗权威就开始了。一旦对抗发生,先前的权威逐渐没有孩子有力量,已经变弱了的权威还想控制但自己的权威又不起作用时,他们开始变招:要挟孩子或者节节后退地满足孩子。同时,孩子们也在慢慢学做权威,在其他关系中沿用。游戏一开始,接力棒就不断传递。要停止这个游戏,就促使我们真正地成熟,真正成熟的成人是不做这个游戏的。
    只要想掌控,就会有权威。要是觉得权威里有蜜糖,就会诱惑人去做权威。只要我们有恐惧,心中就会有权威,因为权威面前我害怕出错。同时,权威本身也会害怕做错,因为那让人看上就不够权威。只要我们有依赖,心中也会有权威,因为这个权威会帮助我解决一些难题。
    对于我们追逐的权威,就会形成自我心中对权威的理想化,也会表现出排斥他所表现出来不够完美的地方,形成挑剔和不满的情绪。我们一边想挣脱权威的束缚,一边又希望得到权威的认同。只要我们有期待,心中就有权威。权威    跟我们的成长有很大的联系,当然,还有很多种对待‘权威’的可能,我们不可能清晰地一一列出。
    那么,问问我们自己:我心中的权威以及我看对方的权威是哪种呢?
    我们期待别人温和对待自己,自己也试着温和地去对待别人。一旦感到对方不够温和时,离了我们的期待,我们或就显示压抑或抵触,这个时候的温和就成了伤害自己和隔离他人的东东,成了一道保护墙。大多时候,人际中需要某种温和去交往,但我们若是索求某种温和,那就跟幼童一样,还未成熟,只是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糖果,或我试着递出糖果给对方,目的只有我们自己清楚。
    真正成熟的人并不多见,哪怕已垂垂暮年和白发苍苍。每个人都不可能是绝对的权威,但每个人心中也都挣扎着在做权威,即使表现得小心翼翼。
   ‘我’若不破,权威都会存在我们心中。若无‘我’,对方权威与不权威与我何干?做到这样,我们的生活就会轻松很多,幼稚的游戏也没有玩下去的必要。但一个教学的团队,这样碰撞的出现,可以以此来检视我们的成长。这会挑战着团队的教学带领者,因为他如何做,都会是他人眼里的权威。也挑战着团体里的每个人,能否真实地表达自己,又能清晰自己的表达而又不被卷入。然后,我们再把这种不被卷入带带到工作于生活以及关系中去。
    包装纸一般都很漂亮,为的吸引大众的眼球,打开里面就不见得了。包装是件很累人的事,为了这层包装纸,我必须包多几层,在被人扒开一层时让人见到的还是很漂亮。最好,还能密不透风。
    扒开别人的包装纸累人也容易伤人,不如就让它在那里吧!然后,带着欣赏外层精美的图纸,不乐也乐!
    不管我们是在做权威,还是排斥权威,也不管我们在何个年龄段,权威都在。除非我们能做到扔掉奶瓶,真正地成熟和长大成人。
    真正的成人,在这个时代比较稀少,但这并非不可能做到。因为我们不想长大,感觉成人里面有危险让人恐惧。我们就需要看到权威的幻象,喜欢乳房没关系,成人也喜欢。但别老是吸允着奶头,那是婴幼儿才需要的营养,不属于成人的。扔掉嘴里的奶头,然后才能真正长大成人!
    那是孩子们的游戏,偶尔也可以一起玩玩,但我们不再和孩子争夺。玩玩而已不要当真,因为我们很清楚,那只是属于孩子们的游戏!
 
    从早上5点起来敲打完这些文字,现在放开手,静静地去陪伴自己一会,包括自己的部分阴影:亲爱的朋友们,让你们久等了!
 
                                        2014年10月13日星期一凌晨 梦魂西域
重庆欣阳心理咨询中心:http://www.xinyangxinli.com
联系电话:023-65418129
咨询中心地址:重庆沙坪坝区沙正街/重庆大学旁(咨询请提前一天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