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即常--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无常即常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2月11日  浏览次数:2229次
             文/极目远眺
 
以前有恐惧的时候,我会给自己打鸡血:不要怕,我很勇敢,坚持,冲啊......咬着牙关,就挺过去了。事后,只知道自己,很怕。
现在有恐惧的时候,会去感受着恐惧,尽量接纳着恐惧,虽然仍有恐惧。
恐惧来的时候,心里是紧的,身体也是紧绷着,喉咙会发梗,头也会发蒙。那样一种状态,深深的无力。第一反应是逃跑,可是,和恐惧赛跑,哪里跑得赢。当我不跑,跟他待在一起,我就不会输。一旦有了想赢的念头,我就输了。
 
今晚督导的交流,给我一种若隐若现快要捅破窗户纸的感觉。好像要破了,又好像还差那么一点点...所以,想写下来,某一天,那层纸就会噗嗤一声,破掉。
有一个真相叫无常,还有一个真相叫人都会死。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太愿意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那么,面对了之后又如何?我承认无常即真相,这个事实的确残酷,那又如何呢?当我承认了,究竟有没有我想的那样残酷呢?或者,这个残酷本就是一个幻像,本不是残酷,是我想出来的残酷。(备注:另一个话题,不是没有价值,是我想出来的没有价值)
 
难道是因为,当我承认,似乎觉得这个事情马上就会发生;而我不承认,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么?或者,一旦我承认了,可能就真的无常了;如果我不承认,就没有无常?也就是说,在我的观点里,一件事情的发生,是以我的承认、不承认为前提的?
好像,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不重要,我的想法,我的承认比较重要。发生过什么不重要,我去不去接受,去不去承认比较重要。
 
但不管我如何去想,愿不愿意去接受、承认,事情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不管结果是不是心目中想要的那个,都会有一个结果摆在那里。好像我习惯了熟视无睹、充耳不闻,反正我不参与,或者我的身体参与,心不参与,冷漠着。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不是一种自我欺骗。
这让我想到了掩耳盗铃、鸵鸟埋沙......我不听,我不看,所以那件事情就没有发生。我不接受残酷、不接受无常,所以我仍可以活在幻想和舒适中。一旦我接受了,会怎样呢?一些我似乎永远不想面对的人、事、物、念......我将不得不被他们所包围。面对吧,违心;不面对吧,添堵。
 
实际上,没有做到坦然面对无常。也就是说,既然无常即真相,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承担,而不只是面对那些我愿意面对的事情,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我也能承担、面对,还会有这些问题吗?
在做之前,我担心做不成,担心如果做成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担心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自己承受不起,担心承受不起甚至会发生更严重的后果。于是,小心翼翼,在那里成天的担心,直至丧失了行动力,不敢再迈出那一步。于是在自己的安全区,来回踱步。
 
其实,也看到了身边那些垂垂老矣的人,死前也说过,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去冒险,延误了自己一生。似乎,事情也没有因为他们的担心而有所改良。既然,人之结果都一样,还怕什么呢。
在做事之前,能否确定这件事一定能做成,一定做不成。不能啊。如果能确定,他就是上帝。我一直在追求成为上帝,好像要确定这件事一定能做成,才敢放心的出手。一旦不能确定的时候,就忐忑了。
小时候,觉得自己天赋异禀,是宇宙的中心,看来那个小孩并未消失,因为上帝模式仍在发挥着作用。如果我来做人,还会不会这样呢?
 
一个真实的人,吃着人间的烟火,做着人该做的事,放下上帝的追求,还有那么多幻想吗?
把心中的那些神话、神坛都砸碎,还有那么多神吗?三皇五帝、孔子、鬼谷子、孙子、诸葛亮、刘伯温.......这些人都被神话了,我以为我也可以做到这样,但没发现,这些所谓的上帝化身他们也是人。他们不过是屌丝的逆袭......他们的外衣,不过是身边和身后的人精心缝制给穿上去,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遥相呼应,这又跟之前对权威的态度联系上了一起。也即是说,当我自身要追求成为权威和上帝的时候,我的灵性和生命力,已经被封存在内心深处一个幽暗的角落了。那些标榜自己是权威和上帝的人,你我还能信服吗?
一个真实的人,不可能长生不老,不可能前知500年、后知500年,不可能没有七情六欲,不可能完美......如果有,那是人造出来的标杆和偶像。历史证明,所有的标杆和偶像最后都会轰然倒塌,不管他是唐宗宋祖还是黄渤、文章、陈赫......他们的倒塌也是对的,因为他们回归了,人嘛。可能是做神太累了,最后还是觉得做人轻松一点。
 
从小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中,不能说是悲哀,因为每个国家都是一样。我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分不清什么是人,什么是神。以至于,换的马甲都穿了一堆,最后都不知道再重新怎么来做人,我迷惑了,我是谁,我该做谁。最后发现,谁都做不了,还得做自己。
自己的本然,虽然是羞涩的、天真的,但那是真实。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虽然可以通向天朝的高阶,但我实在无能为力。所以,我还是做那个羞涩、天真的我吧。
 
 
重庆欣阳心理咨询中心:http://www.xinyangxinli.com
联系电话:023-65418129  QQ:469332592 
咨询中心地址:重庆沙坪坝区沙正街/重庆大学旁(咨询请提前一天预约)
 

上一篇:呼吸禅定步骤下一篇:重归伊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