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之路--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成长之路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3月23日  浏览次数:2479次
       文/樊建惠
 
五天四夜的培训,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这几天的收获感悟太多,信息量价值爆表,以前有古语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听君五天话,用我同学的话来说就是完全被洗脑了。短暂的是,在培训过程中所有成员都放开了自己,我们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和睦共处,一起成长,一起探索自己内心深藏的秘密和痛苦;我们相互接纳,信任,敢于在所有人面前剖开自己,让那些自己都不敢接受的阴暗面暴露在阳光下,给所有成员看到,这就是我,自私阴暗或是龌蹉的我。培训的后两天,大家都说课前的拥抱时间似乎越来越长了,越来越能融入到一起。那时候每每看到大家,心里都有一种感动升起,由心的想要和每一个人都成为好朋友,不带担忧恐惧的想要和每个人都成为朋友,那是一种开放和信任的感觉,我暴露自己的缺点、不足在你们面前,不带掩饰。这就是本来的我,或许我自己都不喜欢的自己,但我相信和直觉到在这个大家庭里大家是会接纳这个我的。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这么快的融入到这么大的一个群体中,并且感觉那么的放松那么的自在,到最后完全不想离开。就像每次下课一样,明明知道是已经超时了,但还是希望老师再多讲一点再多讲一会,甚至恨不得不要休息了,可以把课程一直延续下去。
 
从接触到培训前的推荐书的时候,我就发现这怎么有一点毁三观呢?培训完了之后我发现自己那还没有建立牢固的三观已经只剩下废墟残骸了。这里用徐老师的话来说就是:“三观用来干什么呢?”无非是用来做框架,把我们框在社会和教育给我们做的铁笼子里,去追求大家都追求但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成功和价值,去实现小我的欲望,去让自己痛苦徘徊纠结,正是应证了那句话:“生活就是生出来,活下去。”但如果生活真的是这样,还有意思吗?
 
培训的前两天就是在反复的自毁,徐老师在上面讲,我在下面剥壳,剥掉自己一层层防御的盔甲,当我把心一点点晾出来的时候,只觉得好轻松。在以前我总是会为自己的自私或者狭隘阴暗的内心找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好像必须要找那么一个理由,我才可以接受自己这样做。有时候甚至已经感受到这里自己是有多自私了,还不允许自己承认,会马上把那个感觉止住,否认它,我怎么可能这样呢,那么自私的人怎么可能是我,不是,不许去想了。连自己发现都不允许更不用说在别人面前承认了,所以当自己有自私想法的时候就会找诸多理由来掩饰,生怕被别人发现了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一旦被明眼人看穿就会像被踩中痛脚一样,要么变成刺猬竖起倒刺和别人据理力争;要么装作圣贤,不在意,好像这样就可以表示别人说的不是真的,所以我是不会被你攻击到的,但其实自己心里不知道有多紧张,多在意。现在回过去看,觉得当时的那个自己是有多可怜啊,躲在角落里维护自己那些点虚有的东西,那么害怕失去,那么的匮乏。自毁的时候,把那些背后的自私,以前不敢承认的都搬出来,晒晒太阳,对自己说:“我就是这样的,我就是自私的,我就是有龌蹉的一面,那个就是我,那又怎么样呢?”当我去接纳那个自己的时候,发现阳光进来了。现在,有时候依然会给自己的自私或是其他什么目的找理由,但当我把那个理由一说出口的时候,心里就想:“呵呵,又在干什么呢?”
 
在全回归之前一直在挥刀自剖,开始还有一点下不去手,到后来已经可以把那个以前不能接受的自己大胆说出来了,有的时候甚至觉得很好玩,还有一点点的成就感,因为这是自己的成长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痛苦中走过来,是多美好的感觉。
 
全回归那天晚上是在机构吃得饭,大家都说那是断头餐,吃完就得上刑场了。我们吃得嗨,后来体验的时候也哭得爽。在全回归中我跟着自己的身体去感受,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束缚感,我随着身体的本能去挣扎去发泄,去体会那种窒息去嘶吼大哭。在那个过程中我看到了我对自己身体的忽视,我给自己太多不能消化的东西,强迫她,她曾经无数次反抗无数次给我提示,可我还是忽视她,继续强迫她。我看到她是多么的可怜,无助。以前我总觉得我不能要求别人,依赖别人,那我就要求自己。别人不喜欢我这里那我就改,改成别人喜欢的样子,别人靠不住那我就努力强大到不需要依靠别人。这样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的去委屈求全讨好别人,却离自己越来越远。我当时说我爱别人,我不爱自己,这句话是错的,不爱自己的人怎么会去爱别人呢。我认为我爱别人是因为我会去委屈求全讨好别人,其实那样也是为了让别人可以喜欢我,认可我。如果我不爱自己那我的那些自私伪装,那么辛苦又是为了谁呢?只是方式不对而已,我在以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方式爱着自己,这样的我就算是给别人爱那也是自私的爱,有目的的,为了满足自己某些欲望的。所以说要先会爱自己才能更好的爱他人,这句话是真理。如果我们连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站到他人的角度上去理解别人想要的是什么。
 
当时我问徐老师:“怎么是爱自己?”世上爱的方式有千千万万种,谁知道你想要的是哪一种呢?现在我依然不知道怎样是爱自己,但是我记得徐老师说:“跟着心走。”以前的话我会担心一不小心走叉道了,现在家有两宝,就写下来贴在显眼的地儿,一个叫“觉知”一个叫“你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会随时去关照自己的内心,随时提醒要和自己在一起。发现这其实是很好玩的事情,特别是在自己有情绪的时候,一边要去感受那种情绪一边要去问自己“你这里发生了什么?”开始的时候会隔很久才想起要觉知或者会很火大,我都这么难受了还发生了什么,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别人凶了我,我生气,有屁的个为什么啊!现在觉得遇到问题和情绪的时候沉寂下来,去问自己,越挖越深,到后面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我生气是为了这个啊!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宝库,内心可以装这么多的东西,人真的很奇妙。在向下挖的时候,可能会遇到来自自身的抵抗,有的强有的弱,弱的自己咬牙跨过去;强的留给督导或是练习的时候用,最近我发现一个强大的阻碍,自身的抵抗让我在它面前显得如此渺小和无力,但是我已不再害怕,不再逃避,我知道你在那里,我也知道很多的问题都是由你导致,但我会战胜你的。如果在以前,没有觉知觉察的意识,我会发现这些吗?就像徐老师说的:“我们学了心理学之后,反而发现问题变多了,其实问题一直在那里的。”是我们发现它了而已,感谢问题,感谢发现。
 
现在看来全回归那天的晚餐真的是断头餐或是叫涅槃餐,因为那晚以后,我重新发现了自己,发现了自己的身体,这不就是宛若涅槃重生吗?但要问我发现了什么改变了什么,我不知道。这是徐老师教我们的精髓。
也正是在全回归之后好像感受性提高了,可能是和自己在一起了吧。以至于在徐老师做家排的时候,由自己的问题困扰推及到父母再由父母往上推及到整个家族整个祖先他们的问题困扰,看到他们生活的艰难不易,再由这些推及到全人类,真的体会到了一种众生皆苦的感觉,以前并不是不会去理解这些,但是只是单纯的理解,不会有亲身的感受,甚至会觉得“众生皆苦”很矫情,哪有那么多苦,大家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徐老师说身体疾病是心理问题的反馈,由此我想到了在工作中我面对的那些病人,我们三生有幸接触了心理学,了解了这些,在问题还没有结症之前去解决了它。但那些病人呢,心理的结导致身体可以痛苦成那样,那他们的痛是有多痛,苦是有多苦呢!当我带着这样一颗同理和怜悯之心去工作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每一个病人都是应该被理解和关心的。而当我这样去工作的时候我会觉得怎个人都是开心的,轻松的。当我轻言细雨认真的去关心他们了,病人也变得特别配合有理了。当我改变了,整个世界都变了。
 
当我试着去看到自己的内心,发现那些乔装的自信和成熟是那么的脆弱,那些嘴硬说自己不在乎不需要的其实是自己内心压抑的渴望,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一直在那里,她多希望我去抱抱她,关心她。其实,我是那么喜欢那个任性的自己。
 
心理咨询师这条路是勇者之路,探索之路,更是成长之路。我们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又越走越近。远的是成长像是一级一级的阶梯,我们会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往上爬;近的是,经过成长,我们终于离自己的内心越来越近了。
 
 
咨询技能培训:  http://xinyangxinli.com/ReadNews.asp?rid=1357
培训报告专栏:http://xinyangxinli.com/news.asp?pid=26&id=51
联系电话:023-65418129  QQ:469332592 
咨询中心地址:重庆沙坪坝区沙正街/重庆大学旁(咨询请提前一天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