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记欣阳心理咨询师培训感悟--重庆心理咨询|欣阳心理咨询中心|重庆心理咨询师|重庆心理医生|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新闻中心
地 址: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157 362 11099 电 话:023-65418129 传 真:023-65418129 联系QQ: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469332592@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看见——记欣阳心理咨询师培训感悟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4月6日  浏览次数:1498次
 
      文/紫瑾樱
 
寒假报的欣阳心理培训班,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吧。因为自己是抱着最后一丝救救自己的希望,把它当做最后一根稻草来看待的。
 
先谈点轻松的吧。那次呱呱看到徐老师还有听到徐老师的声音时,说实话,我是很反感的。因为觉得他的眼睛不正常,然后声音吧,又很刺耳。普通话一点都不标准。跟我想象中的优雅的心理咨询师距离相差很远呢。跟谢炳私下交谈时,我都说有点不想去了。他说,这个并不构成你不喜欢一个人的理由。生怕我不去了,其实,我怎么也要去的。因为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开门就看到郑慧了,穿的一件蓝色的外套。郑慧像个大学生呢!但是直觉又告诉我,好像不是的。出于心理原因,其实,我都没敢怎么看大家。然后就是坐在旁边的谢炳跟俊杰了。我反正心里面确定旁边这个人就是,那个,之前,我经常问他一些关于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方面的一些问题的童鞋。 哈哈。
 
我来参加这个成长的,最痛苦的一个原因,就是关于性的问题。我不懂,既然电视荧屏上,把性刻画的那么罪恶,恶心。为什么大家还要做爱,还要结婚呢。反正,我是从高中某个暑假知道这些开始时,就恶心。不管是学习中,还是假期中。我都没有一个规律的作息时间。在网上扒那些视频。越看越恶心,越看却也越离不了。还会有一些不雅的行为,哈哈。反正白天当做晚上过,晚上当做白天过。一天不知道,吃了些什么。有几次,胃不舒服地受不了。有几次呕出来了,感觉心都要呕出来了。但更多的时候,是有呕的感觉,但呕不出来。看完一些后,就更加觉得一种污浊。用某人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女人天生的污秽感。
 
我来欣阳,是真的抱着这个目的来的。我急需要要有人能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好像只有我,在为这个东西,“性”痛苦着。看着街上的,公交车上的。一对对小情侣。在那里打情骂俏的时候,我觉得真恶心。特别是看到,那种长的越漂亮的。越恶心。想着,你们可真可怜。都是因为性才走到了一起。特别是,对于那些女孩,我是又厌恶又对她们抱有
 
同情心,感觉就是一次性用品,用完后,就丢掉了。
所以,千万别跟我提爱。真恶心。以前有部美国电影,估计我也只是刚刚看到那里,酒吧里面的男人们,坐在一起,看着走进来的男男女女。谈论着,同时人物的头顶也会出现标签,“性”“money”,还是“性”“money”。所以,那部电影给我的冲击也是不小的。性是个啥,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成为能和钱一样诱惑人的东西。所以,其实自己从小对性就很好奇的吧。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突然一下接受那么暴力的场面,是挺震撼的。还有,小时候,看过一本小说,叫《逃离伊甸园》。只模糊地记得,一个女孩跟着一个外国男孩去了他的学校。然后,有的时候,她去学校宿舍找他的时候,会经常开一个门缝,然后,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要么是西班牙美女,要么是别的性感的女孩,然后,那个男生会在他上面。什么缠绕啊,什么的。然后,那个女猪脚就很伤心,很痛苦啦。
 
然后,是个人的艰苦奋斗时期。初中吧,想想觉得自己那时候,怎么那么不敏感啊。人家都摸你啦,还有喜欢在教室外面堵着你啦。我以为他们,只是觉得我很好欺负,虽然有一点点好耍的感觉,但是还是从来没有什么恋爱啦。我真吃亏。那时候,就只光顾着学习了。所以,多年后,当初那个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同桌,说,那个时候我有点喜欢你呢。我也是惊呆了,我以为他只是看我好欺负而且。他说,“你一点都不感冒”。其实,我一直不能理解那样是他喜欢我的方式吗,是对我的侮辱吧。但最近看柴静的《看见》描写的那个班级里的事情时,我才能有一点点感觉到,那或许真的是那个年纪的男孩,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吧。就像柴静写的那样,她在写这段的时候,知道,肯定还有大人,指着鼻子说,‘这些小孩子怎么这样啊,这么小就这样子,以后还怎么得了’但是,她也说了,即使,每个人,那个时候都差不多。据周围人的反应看来,我初中很吸引人呢。特别是头发拉了,留中分的时候。现在想想,这就是为什么古时候,那些少女十五六岁就要被选秀送进皇宫里去吧。因为,那时候,碧玉年华,是最具有光彩的时候。高中,就相反了。人家都在为高考奋斗,我却好像没有想过什么考大学的事情。就像有时候,吸引吸引男生。哈哈,真过瘾。被他们注视着的时候的感觉。就像公主一样。
 
不过,高二那个暑假,一切都毁了。总结起来,就是“利益”与“性”吧。因为,被现在的姐夫,从我高一要分科时,给他打电话,问“哥哥,我要选文科还是理科啊”他果断地说“理科啊,文科以后都找不到工作的。你想快点工作,独立赚钱的话,当工程师啊,什么的,都是理科的选择权大一些额”。于是,由于自己在从初中到高中过渡阶段,忘了阅读,忘了思想的情况下,还有那么些恐惧下,就选择了理科。虽然,在那个时候,好像有感觉到,MY GIFT IS IN ART . 而且隐隐有感觉到选择理科后,自己将踏上一条不归路。但还是顺应他们,再加上似乎他们感觉学理科的人才聪明,我就后来果断地选择理科了。
 
然后,从17到19岁吧,花季的年龄,你们想一想,在与人交往时,就想的是,我会不会很弱,上大学了,觉得就是进入社会了。都是一群被利益包围的人。恋爱吧,要有掉到“性”的漩涡中去。什么都是很矛盾,很纠结和痛苦的。
 
第一天成长时,我就剖开自己给大家看了,因为,我其实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等着有一个人能够打开我,给我一个表达和宣泄的机会的。所以,才会在和敬霞的对视中,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的恐惧了。尽管对方想给我传递的是爱,但我内心全是恐惧。第二天,谢炳向徐老师发难了,觉得这样对当事人不好,就譬如说我吧。其实,那时我心里在想,这小子,真想踢死你。你这不是在破坏我的机会吗。阻止我想外界表达我自己的机会吗?还好,徐老师,够理智。当事人是有选择的权利的。对嘛,因为是我选择的嘛。瞎操什么心呢,这小子。当然,我知道他是针对宏观上提出来的,而不是微观的我来说的好。
 
每次拥抱,特别是在跟谢炳和白幸拥抱时,说实话,感觉有点五味杂成的,因为太瘦了。一点都不舒服。然后,和俊杰抱得时候,好像有舒服一点。和徐老师抱得时候,他好像是专门给我们每个吐出了一点东西的人的奖励和福利似的,他会多抱你一点。然后,和谢陵抱的时候,会有妈妈的感觉,会想再多抱一会儿。整个五天四夜的成长中,我可能是最过瘾的吧。最开心的,最肆无忌惮的一个吧。可以自由地谈论性,还可以讲性笑话。来帮助我们脱敏。弄得我现在有时候和同学相处时,都想和他们说下性方面的东西。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吧,好像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哈哈。晚上还可以和于晗彻夜长谈这样,那样的东西。太棒啦!IT’S SO
AMAZING!PERFECT!
 
然后,就是在给飒姐做“空椅子”和意像家排的时候了。徐老师要做这个之前,一直在问,“有谁想珍惜这个机会的”,其实我是心里有小小的挣扎过的。但是既然飒姐上了,我就果断放弃有几次机会了。再加上,好像我心里面有一个声音,在说,张兰,你够了,现在这个问题你没时间解决了,而且估计你也承受不住那种被剖出来的痛苦,而且你还会被大家觉得很邪恶。所以,就错过那几次机会,就当又是一个教训吧。我以为我把它压下来过后,它会好一点。没想到,在培训结束后,不久,就以更明显的,或者说,刚开始是连我,还有和我交往的人都没有意识到的鬼鬼祟祟的方式表现出来了。一直在想,这个也许就是我那次说的“我想死在父母前面”,然后,徐老师说的需要放到后面深入了解和分析的问题吧。
 
小时候,大太阳的,我会光着脚丫子到我们那个镇上到处跑。所以一直都很黑。但很喜欢和小伙伴们过家家,玩沙坑,做陷阱。记得一年冬天,有一个流浪的老妇人在我们家对面的有一个山坡上面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然后就住下了。有时候我会和小伙伴,趁她没在时,去做过家家,去煮饭。是用的我的玩具炊具煮的,还是那个妇人的煮的,已经很模糊了。我只记得,常常家门口的公路上会有一些头发蓬松,然后穿的很破烂的人路过。那时候在想,为什么没有人管他们呢,他们好可怜啊,我以后一定要让一些人,特别是发动政府职员,建一些流浪者住的房子。尤其是在那天,发现那个棚子被拆掉过后。现在,在我写这一段文字的时候,我会习惯性地以为是有关部门把她赶走了。小时候,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但是总感觉,她应该没有一个好的去处。
 
但好像在那一年爸妈激烈的冲突后,我好像是不记得有什么开心的经历或者故事了。所以高中选理科,也是想快点逃离那个“家”,那个让我痛苦不堪的地方。家,是大家口中的避风港,但对于我来说,不是。记得,初中时,我就好像不怎么愿意回家了。特别是住在县城里。亲戚家时。以至于我多年来对于家的概念很模糊,什么温暖,什么温馨,什么避风港,都没有。我恨透了妈妈的软弱,直接跟他离婚就好了啊。就不知道反抗的么,逆来顺受。我也恨透了爸爸的残忍凶暴。但是很奇怪,爸爸总还是给我留下了温暖的感觉。他会在我天还没亮去上学的时候,起床,给我钱,让我去吃早餐;爸爸会在我晚上睡觉时,拿他那胡子拉碴的脸来刺我的脸;爸爸会即使在武汉,也会天天打电话,跟我聊天,会说,有男生欺负你,要跟爸爸说额。爸爸也从来没有打过我,唯一一次打人,也是因为我的任性,打了姐姐一屁股。好像是这个样子的额。而妈妈,为什么总是把我推出去。甚至是要抛弃我。爸爸打麻将的时候,会把我撵出去,要我跟着爸爸。开学了,要给报名费时,要把我撵到麻将馆去,当着跟多人的面,找爸要钱,不给你就不去上学了。结果,同学给我捎来老师的话说,“老师说,如果你想上学的话,要快点来报名额”。那时,我在想,为什么,我要被她这样对待啊。我不是她的孩子吗。少年时期,就只记得,我妈会对我动手动脚的;中学时期,最让我恨她的,不是她说我学习怎么样,而且她也找不到说的。而是一生气,就会说,你什么都是跟你爸爸一样,什么什么的,畜生什么的,我记得,好像是。这个经历,好像跟李阳的小时候的经历有点像吧。所以,多少年来我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态在努力啊。我在证明,我不是我爸。
 
当你考了单科年纪第一,当你考了全班第一,当你得到全班唯一一个被老师称赞的荣誉时,这些都会被在餐桌上被亲戚,总是,找人把你比下去,他会说“我有一个侄子在他们那个县,都是数一数二的,什么南开啦,巴蜀啦,都直接保送,脑子聪明的很”。这个也是后来选择理科的一个因素吧。自己真傻,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就只知道要努力,他,男孩子,聪明是吧,我也不弱。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男生都是有敌意的。喜欢,我也会说不出口的。
 
现在来谈谈我的理想吧。小时候,受TVB的剧较深,所以相当一名律师,维护正义。之后好像没什么理想了,就是喜欢“两语。”记得初中毕业时,语文老师在留给我的话中,是这样说的“你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然后怎么怎么;你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什么什么要展翅翱翔。”班主任给我留的话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些话,在以后的日子里,长时间成为我的精神食粮,成为支撑我继续奋斗下去的动力。那次,在楼道间打打闹闹时,看到了,我人生中第一位也是之前对我影响最深的人生导师-杨澜  还记得在墙上贴着她的照片,我突然看到她时,感到这个阿姨好阳光,好自信,浑身透露着知性的魅力。“金话筒奖,阳光媒体创始人,一年给予儿童无偿的帮助有多少多少。”这个女人,就是我的目标,就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那时候在心里就埋下了这一颗种子。“BETTERSELF,BETTER FUTUER”,长期以来也是我的座右铭。所以,高二时,后面越来越痛苦,不是因为成绩有多差,家庭的关系处理的有多不好。而只是因为,我的梦碎了。我想去世界一流学府去看看,我想成为杨澜一样能够帮助他人,并且能够激励其他很多人的人。我想呼吁这个社会,给予女性足够多的尊重。我特别看不起那些看不起女人的男人,觉得真肤浅。他们在鄙视一个既非母亲又非女儿,又非妻子的女人时,难道没有想想自己的母亲,女儿和妻子吗。她们在别人眼中随时也有这样被看待的风险啊!看新闻,叙利亚那些地方,总是利用失去丈夫的女人来给她们洗脑,来做人肉炸弹;看新闻,印度常常暴发****案,连几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看新闻,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妇女,在忍受着家暴,女童,没有公平的受教育的机会。
 
从小到大,我都是孤独的。都是一个人,朋友,有。但很少有能了解你的人。她们可能会说,你喜欢哪个啊,会说,你这个发型好漂亮啊,你这样穿很好看啊。真是有点受不了。就像杨澜说的,他身边的人,常常会感到和她一起工作是很累的事情,因为他只要最优秀,只要做到最好的。所以,上大学了,特别受不了,那些黏着我的女生,也特别看不起那些依附在男人身上的女人。心想着,正是因为有你们这一群懒惰,不努力的人,才会让到了21世纪了,女性还不能实现真真正正的和男性的平等。才会被某部小妞电影里面的人说,“The girl only is the kind of human will play and dress”。太讨厌啦。
 
成长完后的这一个月以来,特别是前两周,我的状态出奇地好。做什么都很来劲。第一次敢在大班上发言;第一次敢当着很多同学的面去问老师问题;第一次敢在讲座上向讲师和偶像发问,并提出自己的困惑;第一次敢面对很多人,做促销;第一次,在公交车上和外教交流。一直觉得自己只能够是做一个安静的女子,不能适应现实生活的需要。或者说,自己没有那么重要,一直觉得做家务是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人要干的事,我做家务简直是浪费时间嘛。即使发现,林微因也是一个讨厌做家务,讨厌被家庭琐事困扰的女子。但是并没有心安理得的安慰自己。而一点点发现逛超市,原来也很享受。做家务,也是一个放松自己和学东西的好时机。总之,一切都在变化中。第一次有觉得,真真地挑战了自己一把,开始明白挑战,是突破自己的最快的方法之一。觉得,你有挑战,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但是,唯一最大的缺点就是,偶尔会害怕,害怕自己不够坚强,害怕没人爱,会质疑自己。虽然明白人生本来就是平平淡淡的。
 
心理咨询技能整合培训(2015年8月班开始报名):
http://www.xinyangxinli.com/ReadNews.asp?rid=1357
联系电话:023-65418129  QQ:469332592 
咨询中心地址:重庆沙坪坝区沙正街/重庆大学旁(咨询请提前一天预约)